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,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
:::* 瀏覽位置:首頁 > 媒體報導
  • 字級選擇
  • 大
  • 中
  • 小

媒體報導


生命鬥士 繪出光彩~清大生徐若鈞獲總統教育獎

  • 發佈日期:2017-06-21
  • 照片說明文字2017總統教育獎獲獎名單出爐,國立清華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創作組碩士徐若鈞成為獲獎的8位大專生得主之一。徐若鈞出生就得到俗稱「泡泡龍」的罕見疾病,不僅要面對失明的恐懼,身上皮膚還會一塊塊地掉落,但她不畏病痛,持續創作,獲得全國學生美展大專美術班組水墨類特優等多項大獎,且年紀輕輕的她,已開過5次個展,包括今年在新竹縣文化局美術館舉辦的「秘境-徐若鈞創作個展」。

    她曾形容自己是「體無完膚」,水皰無孔不入,一個不小心,身上的一塊皮就不見了,「在炎炎夏日裡,我像是被迫移居亞熱帶的北極熊,天天待在酷寒的冰宮中,敏感的皮膚還是不斷發癢;冷酷的冬天,皮膚就如蛇在被裡竄動。」不只是皮膚的症狀常令她夜不能眠,徐若鈞右眼已失明,左眼的視力也因病況時好時壞。因眼睛不定期破皮,她得學會摸黑過生活。

    徐若鈞的媽媽為了分散女兒對病痛的注意,鼓勵她學畫,若鈞從此用紙和筆天馬行空地編織異想世界,「漸漸地它成了我忘卻疼痛的最佳良藥,更是我最親密的夥伴。」徐若鈞表示,她用畫畫交朋友、鼓勵病友愛惜自己、做志工,也找到了未來的方向,更有信心。她盡力完成每一幅作品,用心參加每一次的比賽,終於,在101年以『蕴育』拿到了全國學生美展美術班組水墨類的特優。之後更屢獲新一代設計競賽視覺傳達設計類銅獎、新竹及苗栗美展水墨膠彩類優選等美術大獎。

    推薦徐若鈞角逐總統教育獎的老師劉晴雯說,若鈞因排汗困難,常得一邊吹冷氣,一邊堅持完成畫作,旁人只需3個月完成的畫作,若鈞常得比別人多花一倍的時間。她常問若鈞需要什麼幫忙,但若鈞只笑著回她說:「我的病是不會好了,但傾聽、陪伴、支持就是對我最好的藥方。」這樣的精神令老師既佩服又感動。

    圖二作品 徐若鈞,《蛻變》,2015,絹布
    我把樹聯想成是有生命的動物,千年巨木身上有多少鳥類在此暫棲又離開,每隻鳥留下的幾片羽毛,經年累月下來與神木身上的寄生植物達到了共生的效果,從蕨類變成羽毛再蛻變成一隻驕傲的孔雀......。
  • 推上Facebook 推上twitter 推上噗浪
    • 相關圖片:
*回上一頁 *到最上面